联系我们

【视频】淮阴一乡镇方圆三公里范围内惊现数十吨废弃输液瓶、输液袋 来源、去向成谜
Date:2019/8/28 浏览人数:14

有的裸露在不起眼的乡间道路旁,有的隐藏在隐蔽民房院内,有的干脆明目张胆地摆放在省道路边院墙内……。经过数日调查、暗访,记者发现,在淮安市淮阴区丁集镇方圆三公里范围内,竟有数十吨输液瓶、输液袋、抗生素类小玻璃瓶、输液皮条等医疗废弃物堂而皇之地流落到非正规处置场所,记者在暗访中发现,有的塑.料输液袋已被加工成塑料颗粒正处于待售状态。

图片

 

路边惊险数吨医疗废弃物

 

沿着国道,从淮安市淮阴区丁集镇往泗阳方向,途径该镇潘谈村境内时,路边一个用铁皮板挡起来的院落引起记者的注意。还没有来得及卸货的小货车停在院门口,上前一看,车上装的都是医疗机构使用过的玻璃输液瓶与塑料输液袋。

 

巧的是,记者当天进入该院落时,院内无人。进入院内,出现在记者眼前的景象可谓壮观:大批医疗废弃物堆积如山,玻璃瓶在夏日阳光照耀下很是刺眼,医疗废弃物品种也是琳琅满目。已清洗过的玻璃输液瓶被整齐的装在编织袋中,外人根本看不出这个玻璃瓶原本是医疗废弃物,没有被清洗过的玻璃输液瓶、塑料输液袋、抗生素类小玻璃瓶、输液皮条等医疗废弃物则露天摆放,空气中漂浮着阵阵药水味道。

 

在该院落内,记者注意到,使用该院落的主人很是用心,将玻璃输液瓶、输液袋、抗生素类小玻璃分门别类露天放置。记者随手拿起几只没有被清洗过的输液瓶,上面有的甚至连使用该输液瓶的医疗机构、患者姓名都清清楚楚,有的抗生素类小玻璃瓶里还可见淡黄色药水,一些输液皮条也夹着在这些医疗废弃物当中。在院内记者还看到数只大的塑料桶,知情人告诉记者,这是血透病人使用过的医疗废弃物。看着院内堆积如山的医疗废弃物,知情人告诉记者,玻璃输液瓶很重,单院内的医疗废弃物足有几吨重,而停靠在院门口的小货车上的医疗废弃物,应该是刚刚从某处收集而来,还没有来得及卸货就开着其他的车辆急着又外出收货。

 图片

 

有的医疗废弃物已被加工成塑料颗粒

 

在距离潘谈村不远处芦花村(音)一条乡间小路旁边,一个露天场地中的医疗废弃物,与刚才院落内的医疗废弃物相比,要有数倍之多,而且还有五六名工人在清理这些医疗废弃物。

在该处,记者注意到,医疗废弃物不但堆积如山,场地上还有运输带、塑料破碎机,有的输液瓶已被人工砸碎露天堆放在场地上,记者随后以找厕所为由与在此干活的工人聊了几句。只见他们手上戴着厚厚的手套,他们身边扬谷器风扇吹出来的都热风,手中拿着钳子,很是熟练地将输液与抗生素小玻璃瓶上的橡胶塞与铝该夹下来放在一个塑料盆中。当记者问及他们的工资以及这些医疗废弃物的来源以及去向时,这些工人都避而不谈。当记者问及他们是否担心处理这些医疗废弃物过程中手被划伤而被感染时,他们竖起带着厚厚手套的手告诉记者,他们都是当地人,也知道长期处理这些医疗废弃物对他们的身体不好,但因为年龄太大,没地方打工,在这里能挣50元左右一天。

 

离开芦花村,记者来到丁集镇上一个外面看起来很正常的农家院子,进入后可谓是打开眼界,这里简直就是个加工厂,工人正在热火朝天干活:将塑料与玻璃输液瓶分拣、夹瓶盖各司其职,院内加工设备与设施也很齐全:输送带、清洗池、破碎机、造粒机一应俱全,记者注意到,有的塑料输液袋已经被加工成颗粒装包。据该作坊主人孙老板介绍,已加工好的塑料颗粒已以7500元一吨被外地人订走,如果记者需要,可以先让记者现金提货,但是前提是不能用于食品领域。为了说明他货品质量,他还特意从造粒机旁的池子里铲了些塑料颗粒给记者验货,记者随后以要回去与合伙人商量价格为由离开现场。

 图片

 

卫生监督部门检查又发现三处

 

在接到记者的举报后,20日上午,淮安市卫健委安排市卫生监督所与淮阴区卫生监督所前往丁集镇查看。让记者意外的是,他们前往查看的并非是记者暗访的三处,而是另外三处。

据淮阴区卫生监督所孙所长介绍,根据他们20日上午调查的结果来看,这些玻璃输液瓶与塑料输液瓶、袋并非来源于淮安本土医疗机构,记者暗访发现的三处以及他们找到的三处均无资质处置,他们也正在对这些医疗废物来源进行调查,但需要多部门配合。淮安市卫健委俞伟男副主任告诉记者,这些医疗废物均是未被污染的医疗废物,按照程序,这些未被污染的医疗废物应该交由有资质的公司进行集中处置,从丁集镇出现的大量未被污染的医疗废物事实来看,他们的管理环节有些问题,既然出现在丁集镇,这些医疗废物总有出处,卫健委将调查到底,调查结果也将在第一时间向扬子晚报通报。

  

那么,这些医疗废物到底从何而来,记者在淮阴区某医院暗访时发现,一名未着任何工作服的男子骑着电动三轮车,直接进入病区将没有任何标识的成包医疗废弃物拿到医院一角落露天摆放,然后集中装上电动三轮车驶出医院,知情人告诉记者,从该院收集的医疗废物均被送到淮安市淮三路一隐蔽仓库内。据知情人透露,淮安目前只有两家有资质处置这些未被污染的塑料输液瓶、袋,没有处置未被污染的玻璃输液瓶、抗生素类小玻璃瓶的资质企业。知情人告诉记者,淮安整个地区无资质从事未被污染的医疗废物回收、处置的小作坊不少于10家,这些作坊将玻璃输液瓶以不到300元每吨的价格回收,500毫升的输液瓶以0.23元每只对外出售,用途广泛,可以用于保健品、化工产品等容器;500毫升一下的玻璃输液瓶以及抗生素小玻璃瓶直接砸碎,以400元左右每吨价格卖玻璃渣,从这些玻璃瓶上取出的橡胶塞可以买到3000元左右一顿,铝盖8000元左右一吨。塑料输液瓶、袋回收后,首先将瓶、袋分拣,然后进入破碎机破碎成片状塑料,进行清洗后进入颗粒机造成塑料颗粒,而这些塑料颗粒可以制成一次性塑料口杯、儿童玩具、一次性餐盒,危害极大。

 

扬子晚报/扬眼 记者  朱鼎兆   文摄(以上视频及信息转自扬子晚报网2019年8月21日、扬子晚报)

 

新闻链接:

 

8·29南京医疗废物污染案

 

8·29南京医疗废物污染案是指2016年8月29日,南京公安栖霞分局在顾家村1号废品收购站内,发现一批数量惊人的医用输液袋、输液管、输液瓶等医疗废弃物,经过警方两天的清点,共清理出含针头及输液管的医疗废弃物约8.5吨、抗生素类小玻璃瓶约5吨,共约13.5吨。

 

2016年12月,南京栖霞公安分局历时三个多月成功侦破南京市首起医疗废物污染环境案件,抓获犯罪嫌疑人3人,其中1人被逮捕、2人被取保候审。实际查实嫌疑人收购、倒卖医疗废物数3000余吨,涉案价值4000余万元。 经查,犯罪嫌疑人张某某为这家收购站的法人代表,2012年初起从南京数家医院以每家每月800元-1000元不等的价格回收混有针头、输液管的医疗废弃物。根据不完全统计,一家大型医院每月产生的医疗垃圾至少十几吨。“如果是正规处理医疗废弃物的公司来收购,价格则是4.35元/公斤。很多医院图省事和省钱,就与张某某这样的垃圾收购站签订了‘包月’的违规收购合同。”

 

警方在追踪调查后,明确犯罪嫌疑人张某某将回收来的一次性输液袋(瓶)转卖给张某(男,1960年12月19日生,江苏宿迁市人)。2016年9月28日,在宿迁市菜集镇上张某被抓获。

根据犯罪嫌疑人张某交代,从2014年初开始,其以每吨2000元至2500元左右不等的价格从张某某手上收购一次性输液袋(瓶),然后以每吨2200元至2800元左右不等的价格卖给生产塑料颗粒的加工厂,加工厂生产出来的塑料颗粒则通过塑料市场和网络,以6000元/吨的价格销售到全国各地的塑料制品厂家。

 

在警方的调查过程中发现,这些医疗废弃物制成的塑料颗粒经过再加工,甚至成为了一些黑心厂家用来生产仿冒知名品牌塑料玩具、餐具等塑料制品的原料。

 

 

上一篇:致谦信